免费注册找回密码
收藏本站
行业资讯
资讯
招聘
展会

新能源大规模替代传统能源的时代已经来临

文章来源: 赤浪绿色新能源网 发布时间: 2014-07-07 15:13:31

赤浪绿色新能源网7月4日讯:根据《全球新能源发展报告》显示,2013年中国凭借超过610亿美元的年度新能源总投资、近200GW的新能源发电累计总装机量成为世界新能源领域的领跑者。6月7日,以“生态文明与新能源革命”为主题的第八届中国新能源国际高峰论坛在北京开幕,与会人士就中国新能源发展问题提出建议

新能源大规模替代传统能源的时代已经来临

全国工商联副主席、全国政协委员、全联新能源商会会长、汉能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李河君说:关于生态文明与新能源革命,我有四个观点想和大家分享。第一,人类历史上每一次工业革命的核心都是能源革命,并且都会催生一个大国的崛起。第一次工业革命中煤炭替代了木柴,推动了英国的崛起,第二次工业革命中传统石化能源大规模地替代了煤,带动了美国的崛起。第二,新能源的核心竞争方式与传统能源完全相反。传统能源时代,只要哪里有煤或者油田,大家都去打仗和争抢,例如中东战争、伊拉克战争等都是为了油。新能源则不同,例如太阳能,对于谁来说都一样,谁拥有了核心技术谁就拥有了新能源。新能源可以改变人类未来的能源格局甚至是地缘格局,所以,新能源革命与以前的两次革命有很大区别。第三,新能源大规模替代传统能源时代已经来临。有很多朋友和业内人士都认为新能源确实好,但是离我们非常遥远,其实不然。对于传统能源来说,新能源不是一种补充而是替代,以前是阶段性的替代,现在特别是以太阳能为代表的新能源将会变成终极替代。第四,新能源是实现生态文明的主要路径,如果离开了新能源,生态文明是不可能实现的。我在商场上摸爬滚打20年,总结出一句话,对于未来一到两年的变化,我们所有人都会高估,它总是让我们失望,但是五到十年以上的变化总是让我们惊喜、比我们想象得好。我相信,到2035年,全球可再生能源将占到一次性消耗能源的50%以上,那一天将会是新能源大规模替代传统能源的里程碑。

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农业大学原校长石元春说:新能源在我们国家一直担负着改善能源结构和节能减排的使命。2013年9月,国务院发布了《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其中停、砍、减等都是应对大气污染很有效的措施,但是它也会对经济和就业带来一些负面影响。作为新兴战略产业,新能源是国家防治大气污染的一支重要力量,它相当于是从源头治理,不存在这些负面问题,此外还可以提供大量的就业岗位。这个《行动计划》为新能源提出了挑战和责任,也给了新能源一个机遇,所以我们要抓住这个机遇,共同承担这份责任。

用金融、制度和管理创新促进新能源大发展

国家能源委员会专家咨询委员会主任张国宝说:最近我参加了一次电话会议,其中提到一家美国公司正在利用金融工具发展光伏。我们搞光伏发电站有基建和补贴,也有发电之后电网公司的购电合同。前者不确定性较高,投资者也不了解,但是后者有明确的电价和期限,现金流比较稳定。这个金融工具把两者分开,用现金流比较稳定的部分上市融资,保证投资者在未来若干年中有固定的回报。对于投资者来说,这种金融工具就如同社保基金一样具有了较强的吸引力。

今年5月下旬,我到新疆参观了哈密的几个可再生能源项目。哈密地区虽然自然条件恶劣,但确实是个发展风电、太阳能的好地方。当地有一个光伏发电工业园,现在已经并网的发电能力有60万千瓦,一共有21个投资运营业主,其中既有华能、华电这样的央企和地方国有企业,也有民营企业和外资企业。哈密的同志告诉我,当地发展光伏发电的积极性非常高,投资者也非常踊跃,现在遇到的最大问题是国家审批下来的光伏发电控制指标太少,目前只剩下两万千瓦可供分配。就这个工业园而言,21个投资和运营业主一共只有60万千瓦的指标,平均每个业主分到的指标也就只有两万多千瓦,他们都很想扩大自己的建设规模,却只能受制于国家的控制指标。在这样一个风光资源如此丰富的地方,国家为什么还要控制指标呢?原因是光伏发电、风力发电仍然需要国家电价补贴,补贴资金是有限的,所以发展规模也是有限的。我和国家发改委价格部门沟通了一下,去年以前我们每度电征收8厘钱的可再生能源基金,现在一度电征收1.5厘钱的可再生能源基金,理论上去年全国的可再生能源基金可以征收到540亿元,但是总有收不上来的情况,所以实际数要比理论数少一点。这个基金由财政部负责收取和管理,大部分用来补贴电网公司风电、太阳能发电电价高于当地燃煤火电电价的差额。以哈密为例,煤电火电上网电价每度0.25元,而风电每度0.58元,需要补贴0.33元,太阳能发电国家规定每度0.9元,需要补贴0.65元。由于每年收取的可再生能源基金总数除了有点儿增量以外,大体上是恒定的。倘若按照这个机制,只能是有多少基金才允许发多少电,可再生能源就很难有大的发展。

因此,要想可再生能源得到大的发展,我们需要的创新不仅是技术上的,也包括金融工具创新、制度创新和管理创新。

新能源补贴机制需要权衡短期和长远利益

国家能源委员会专家咨询委员会主任张国宝说:我们应该辩证地看待新能源的补贴问题。如果政府继续大量发放补贴,可再生能源的规模就不可能做大。如果能够减少补贴,从宏观经济学来讲,补贴得越多,发电量就越小,要的补贴越少,发电量可能越大,所以,必须权衡短期利益和长期利益。

在我自己的工作经历中就有两个例子,都是在权衡短期和长期利益之后做出了正确的决策。第一个例子,是在上海浦东开发之初,当时上海有一句话,宁要浦西一张床,不要浦东一间房。由于当时浦东交通很不便,上海决定修建南浦大桥和杨浦大桥。按照常规思路,大桥需要贷款修建并在修建之后通过收费还贷,但是如果大桥通行收费就没有多少人愿意到浦东来发展。市政府经过激烈争论之后决定这两座桥不收费,用浦东发展起来之后的综合效益来还贷。事实证明,浦东较快地发展起来了,它的收益完全可以用来还这两座桥的贷款。第二个例子,上海大小洋山港当时打算在海上修建一座30公里的东海大桥,通过向每个集装箱收取一定费用来还贷。可是有人说,每次过桥要收这么多钱,人家的船为什么要到你这里来,卸到釜山或者高雄不就可以了。最后市政府做出决定,东海大桥不收费,用综合效益来还钱。这样的机制吸引了大量集装箱到大小洋港,现在当地一年的集装箱数量已经超过香港。

我讲这两个例子就是想让光伏投资商们考虑一下,是多向国家要补贴比较好,还是努力降低成本比较好。风电太阳能没有燃料成本,可再生能源发电成本主要由贷款财务成本和设备折旧等构成,现在这几年虽然发展可再生能源有困难,但是风电投资基本还是能赚钱的,主要是由于投资成本在不断下降。从降低风电、太阳能成本的角度来分析,补贴补在哪个环节,我认为也是可以研究的,例如给风电、太阳能贷款定向降准、给予补贴贷款、延长贷款期限和折旧年限等减少财务成本等,不是一定要补在电价上,这就是所谓软成本和硬成本的关系。

立法和法律实施是发展新能源的关键问题

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法案室主任翟勇说:我们国家在新能源的发展上不缺人力,不缺干劲,也不缺资金,关键问题有两个,一个是技术,另一个是规则和秩序。中国目前已经颁布了《可再生能源法》,但是这部法律仍然存在一些问题。第一,执行和实施可再生能源规划的立法不完善、不完整,很多具体措施不到位,保障方式没有做出很明确的规定。第二,现有法律关于各部门的职责划分不明确,这对于高效发展可再生能源有一定的不利影响。第三,在新能源立法的思想方法上还有待进一步讨论。新能源立法的关注点有两个,一个是效率,另一个是反对浪费。很多国家在能源问题上强调的是效率,而中国非常重视节能,但是仅仅把视线放在节能上就会忽略最核心的效率问题,变成讲求形式上抽象的节能概念。中国能源浪费现象十分严重,我们应该从这其中涉及到的各种因素和各个环节中找到问题,然后采取措施遏制这些问题,这比单纯强调节能要好得多。第四,政府在财政、税收保障方面的法律规范不够完善。现在我们并没有把有限的财政税收都花在资源的有效利用以及新能源的发展上,而是在概念、理念、形式、模式上用了很多。比如在搞循环经济园区时,我们把很多资金用在园区的模式和上下游产业链等上面,而不是把资源循环利用、高效利用作为工作重点。第五,中央提出要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作用,在发展新能源过程当中,立法层面还应对如何有效规范市场行为进行完善。

信息来源:《国际融资》